【國際】緬甸政變 : 領導人翁山蘇姬遭軍隊逮捕 敏昂來將軍宣布「軍事戒嚴一年」

贊助商連結
翁山蘇姬在內的多名「全國民主聯盟」大老,都被軍隊帶至不明地點軟禁。緬甸軍方隨後在1日上午8點30分正式宣布:「政府已全面被軍方接管…全緬甸從今天開始『戒嚴一年』。」 圖/路透社

 

緬甸國務資政、實質領導人翁山蘇姬(Aung San Suu Kyi)和其他執政黨高層今(1)日清晨突遭羈押,幾小時後,緬甸軍方宣布全國即起進入「軍事戒嚴一年」。

 

 

 

「國營電視台斷訊、大城市電信不通、軍隊控制了首都與仰光街頭…翁山蘇姬再次被捕!」因不滿全國大選慘敗而多日暗示「不惜政變」的緬甸國防軍,2月1日清晨突襲逮捕了緬甸總統溫敏(Win Myint)以及政府的實質領導人翁山蘇姬。預先出擊的大軍隨即控制了首都奈比多與第一大城仰光;除了中斷國營電視台的轉播信號,緬甸全境的網路、電話與其他通訊方式,也都在「軍方出動前後」遭遇嚴重不穩的不明斷訊。目前已知翁山蘇姬在內的多名「全國民主聯盟」(NLD)大老,都被軍隊帶至不明地點軟禁。緬甸軍方隨後在1日上午8點30分正式宣布:「政府已全面被軍方接管…全緬甸從今天開始『戒嚴一年』。」

 

翁山蘇姬被緬甸軍方抓走的消息,是由NLD的發言人於緬甸時間1日上午5點左右,向《路透社》與《BBC》等國際媒體告急。根據海內外媒體的報導,不滿2020年11月全國大選結果的緬甸軍方領導——三軍總司令敏昂來將軍(Min Aung Hlaing)——自上個星期開始,即不斷放出「不惜發動政變」的恫嚇言論,並派出裝甲部隊陸續開入各邦首府與大型都會區。

 

2月1日的緬甸仰光。 圖/路透社

 

在敏昂來將軍陰謀行動的同時,察覺到軍方躁動的翁山蘇姬,一方面與緬甸民選政府持續安撫軍方情緒;另一方面則派出協商代表,於過去72小時內,持續與敏昂來將軍方面進行「政治談判」,但最終雙方仍無法就「大選結果的合法性」達成和解共識——敏昂來將軍堅持「翁山蘇姬在大選中作弊,所以應當重新驗票、甚至全國重選」,然而率領NLD歷史性大勝、拿下國會82%席次的翁山蘇姬則斷然拒絕。

 

雙方談判的停滯,也加強了緬甸軍方「圖謀政變」的陰謀風聲。無法吞忍的敏昂來將軍,於是選擇在2月1日清晨——也就是新屆國會即將召集履新的前夕——出手行動,再次以「護國」為名,震驚全球地推翻政府、逮捕了翁山蘇姬。

 

2月1日上午仰光市政廳的緬甸軍。 圖/路透社

 

敏昂來將軍與翁山蘇姬的鬥爭癥結,始因於2020年11月的緬甸大選。這場在疫情、經濟蕭條、內部動盪與戰爭交夾之下的多合一大選,主要目的是要選出從國會兩院為首的中央地方政府新屆議會。儘管執政多年的施政成績不盡理想,但在緬甸民間依然極具威望的翁山蘇姬,仍率領NLD取得「歷史性大勝」——根據漫長的驗票與計算後,在全國1,117個可民選席次中,NLD就拿下了超過82%的勝利;敏昂來將軍扶植的親軍系建制派「聯邦鞏固與發展黨」(USDP),不僅再度慘敗,更極端難堪地僅取得6.4%的全國支持率。

 

2月1日緬甸廣播電視台宣布緬甸進入緊急狀態一年。 圖/法新社

 

在去年選後的分析中,法國《世界報》對於翁山蘇姬的大勝結果「感到不可置信」,這一方面是因為翁山蘇姬執政5年以來,緬甸的就業經濟與政治開放改革,進步成果都相當有限;與此同時,以「羅興亞人問題」為首的少數民族衝突與種族滅絕控訴,都讓這位1991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國際形象嚴重受創,甚至搖身一變庇護軍方、被外界控為「人權公敵」。

 

「緬甸選民對於翁山蘇姬的絕對包容與支持,令國際觀察難以想像、都瞠目結舌。」報導認為,翁山蘇姬為了維持民選政府與軍方的關係,在羅興亞問題與少數民族問題上,極大程度地保守轉向,但像是消極處理羅興亞問題、出席聽證公開否認緬甸軍方涉及種族滅絕、反人類戰爭罪等事件,都讓國際社會、特別是昔日曾聲援緬甸民主運動的海外支持者們極度失望,翁山蘇姬的人權形象因此崩解重傷。

 

「儘管如此,翁山蘇姬的國內威望,竟然絲毫不受影響….無論是緬族主流選民還是其他少數民族的支持者,依舊無條件地信任、並支持著『媽媽蘇』(翁山蘇姬的本國暱稱)…這也才給予NLD不可思議的歷史性大勝!」

 

翁山蘇姬的大勝,卻嚴重刺痛了敏昂來將軍的情緒。 圖/路透社

 

然而翁山蘇姬的大勝,卻嚴重刺痛了敏昂來將軍的情緒。因此在NLD確認壓倒性勝出後,緬甸各界自今年1月開始,就不斷流傳「軍方陰謀再次政變」的緊張風聲。

 

敏昂來將軍與緬甸軍方對於大選結果的公開質疑,表面上是針對「11月大選不公平…存在『嚴重舞弊』」等控訴;但實質上,敏昂來將軍氣炸的原因,更多是因位親軍系USDP選情崩盤的「政治羞辱」而惱羞成怒。

 

《路透社》表示,現年64歲的敏昂來將軍,雖然是緬甸國防軍的「寡頭司令」,但根據軍方規定,他必須在一年之內「屆齡退伍」交出兵權——鑑此,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,敏昂來將軍都積極投資USDP,並不掩飾自己有意「退伍後從政」、甚至另用其他方式維持自己的軍權控制。

 

但敏昂來將軍的退伍美夢,卻因USDP在大選中的恥辱性崩盤而崩解,除了翁山蘇姬如日中天的政治氣勢不可挑戰以外,緬甸軍方對於政壇的影響威信亦遭到嚴重的挫敗。於是,拉不下臉也拒絕承認失算的敏昂來,遂不斷以軍方的名義質疑大選作弊,甚至發出「選舉無效」之訴,威脅緬甸政府:「廢除選舉結果,重選一次!」

 

敏昂來將軍閱兵。 圖/路透社

 

敏昂來將軍的「選舉舞弊」控訴,實際上並不完全只是輸不起的藉口。因為在2020年11月大選中,確實因為「少數民族游擊隊造反」等原因,在選舉前夕取消大量偏鄉、少數民族區的投票所開設,根據《人權觀察》組織的估計,至少有150萬選民因此權益受到影響;再加上疫情、戰亂與軍方限制的關係,缺少客觀NGO的有效監票,亦讓選舉的結果離「公正透明」有著明顯的距離。

 

軍方準備發動政變的風聲,在1月29日開始急速升溫,除了大批軍人、戰車不斷湧入各大都會區,軍方的各級將領也拒絕「公開否認政變的可能性」——最終,雙方談判的結果終告失敗,敏昂來的軍隊就在2月1日清晨出發,一口氣逮捕了翁山蘇姬、緬甸總統溫敏…等多名NLD的骨幹成員。

 

1月30日緬甸首都的武裝軍警。圖/電競球

 

據悉,翁山蘇姬目前人被關押在首都奈比多的「某地軟禁」,但被捕的具體控訴、眾人的人身安危則不得而知;與此同時,緬甸的電信網路、國營電視台的轉播信號,也從1日清晨3點、也就是翁山蘇姬等人清晨被捕之際,出現了全國性的信號受阻與斷信。

 

在這段時間裡,軍人開始在仰光、奈比多街頭武裝巡邏;天亮後發現一夜變天的緬甸社會雖然緊張,但除了銀行出現「現金擠兌」的狀況外,氣氛肅殺但沒有出現相應行為的都會區,並沒有出現任何示威聲援、抗爭、或各種特殊狀況。

 

直到1日上午8點30分,沉默一夜的緬甸軍方才透過軍系電視台發出了全國緊急通報——即日起,緬甸軍方宣布「進入為期1年的全國緊急狀態」;領導國家的政治權力,將暫時集中交由三軍統帥敏昂來將軍「暫代」。

 

 

霸氣雪狐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Next Post

【娛樂城】贏家娛樂城Winner娛樂城-娛樂城介紹

週一 2 月 1 , 2021
  贏家娛樂城提供NBA、MLB、NFL、世界盃足球冠軍賽、網球、台灣職棒、日本職棒、韓國 […]